新闻分类
肖丽媛:引领民众爱上浏览是咱们责无旁贷的义务-千龙网?中国首
2018-02-01 09:1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◎出题者:徐昕

◎答题者:肖丽媛

◎时间:2018年1月10日

◎地点: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部

【人物简介】

肖丽媛:女,出版人,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。将《长袜子皮皮》《小淘气尼古拉的故事》《丁丁历险记》等国际著名儿童图书引入中国,并主持出版了大量经典文学作品。2017年与央视《默读者》节目协作,出版了同名图书,收到了很好的市场反应。

【采访手记】

向阳门内大巷166号,一栋不起眼的小楼,对于很多文学喜好者来说,那是一个殿堂级的存在,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部就位于这栋小楼里。阴暗的楼道、斑驳的橱窗、老旧的桌椅,走进其间,让人恍惚回到了上个世纪。

肖丽媛坐在俭朴的办公室里,向我展示她的最新结果。她拿起手机,对着书页上的一个图标扫了一下,屏幕上立即跳出了《朗读者》的节目视频。肖丽媛骄傲地说,她把AR技术引进到图书中,失掉了成功。

她那种高兴的情感很快就沾染了我。在人文社充斥历史气味的厚重气氛里,我看到新的出版技术和理念,在静静地闪耀着光辉。

12017年,你策划的图书《朗读者》反响异常热闹,之前预感到这本书会成功吗?

我从一开始就觉得它肯定会成功。第一它有央视这个平台,第二《朗读者》自身的内容特别好。我们在节目准备期就参加了文本和名人的推荐工作,所以对这个选题的断定还是很自信的。现在版权竞争无比剧烈,所以我在做图书竞标计划时特别居心,把我这么多年的出版教训全都用上了,不仅针对不同读者群进行了多版本开发,而且用上了AR技术,把影像和图书联合起来。所以从8月13日首发到现在,五个多月已经发行近一百万册。

2你感到像《朗诵者》《中国诗词大会》《见字如面》这类电视节目和图书忽然走红的起因是什么?

一方面,在这个经济迅猛发展的时期,一般庶民越来越有志愿回归传统文化,回归中国人的精力家园,从老祖宗的智慧中吸取营养和力气,在喧嚣的古代社会守住心中的一片净土;另一方面,跟着国家经济实力进步,中国人也更愿动向世界展示自己的文化自负。

3你大学读的是化学专业,后来怎么走上了文学和出版的途径?

这个其实不难懂得。鲁迅最初是学医的,后来也做过编辑。我在高中时化学成就好,得过全年级第一,老师一表彰,加受骗时的铁律是“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;,理科好才是真的好,文科好像是无奈的挑选。就这样,高考的时候我取舍了化学专业。但大学期间的一次氯气试验导致我大批脱发,这对女孩子是比较可怕的。同时,我始终热爱语文和英语,最幸福的时刻就是每天晚上熄灯后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看小说,中文的、英文的都看。我看的第一本英文书是拿破仑第一个情人写的Desiree’s Diary(《德希蕾日记》),当时读完好有成绩感,从此一发不可收。于是,大学毕业后我决定不考研,而是走上了文理兼修之路,又学了一个英国语言文学的本科。

4你在三家出版社工作过,能谈谈你的工作经历吗?

毕业后我被分到中国青年出版社工作,后来两社分家,我被分到中国少年儿童消息出版总社下属的《中学生》杂志工作。那两年这本杂志的发行量从124万跌到60多万,怎么办呢?主编动员大家想措施、找前途。我萌发了开设青春期性心理知识专栏的主意。我觉得吴阶平是最适合的作者,因为他丧尽天良,于是给他写了封约稿信,请他给我们开专栏。没有想到吴老很快就回信批准了。那时我可真是初生牛犊啊,这件事也给了我很大的激励。

到了1997年,由于我外语不错,社里开端让我做外疆域书的引进工作。我接触到瑞典儿童文学作家林格伦的作品,并把它们引进到中国。那是我引进的第一套书,没想到一炮打响,从此便尝到了甜头,更加关注国外的经典图书。我引进的最成功的书是《丁丁历险记》,还有《小调皮尼古拉的故事》《比得兔》等。这几套书直到现在都还是出版社的看家书,这也让我认为挺自豪的。

2008年我调到和平出版社当副总编辑。那时我已持续加入国际图书展览会十余年,在国外时,我会留心一些看似琐碎的细节,比如厕所、垃圾分类、打召唤用语等,我时常想,什么叫文明?从这些细节能够看出一个国家的文化水平,它与读书、受教育有很大关系。我越发觉得引领大众爱上阅读是出版人责无旁贷的义务。因为我是九三学社的,意识很多院士,我就想怎么把这些院士应用起来,于是我跟美国国家地舆出版社配合推出了“院士推举外国新科普书系;。

再后来我到人民文学出版社任副总编辑,分管本国文学和少儿图书出版。出于工作需要,我去北京大学深造了比拟文学和世界文学,因为出版面向大众,出版人的常识必须一直更新。除此之外,我也爱好学一点治理学的货色,究竟出版社转企了,作为一个企业高管,我必须与时俱进。

回首想想,我觉得自己很幸运,遇上的都是这些大平台,好平台的历练对一个人的发展很重要。

5作为编辑,你抉择出版一本书的尺度是什么?

我选择图书大抵有三条标准:一是内容,图书导向要准确,或者传授知识,或者启发心灵,或者熏陶情操;二是文笔,写作作风一定要符合目标读者的阅读习惯和品位;三是市场,出版是一种文化传布,没有一定的数量,就谈不上影响力。

6当初的图书出版量跟你当年刚入职时有天地之别,面对海量图书,国民文学出版社怎么保障本人的高水准和高品质?

我们一直都重视“三高;。一是作品的高质量。经典作家、取得国际大奖的作家、一些有潜力的作家——我们长年追踪这三类作家的作品。如果有些作品在文学史上占领重要位置、对世界文学影响深远,但海内市场可能一时还不太接收,那么赔钱我们也是要出的。

二是译著的高质量。好的译者,既要外语程度高,又要知识丰盛,懂得国外的历史文化和事实生涯,还要有较高的中文水平,可以用无穷濒临正确与合适的中文进行表白。我留神到市场上的翻译乱象,所以就提议出版一套“中国翻译家译丛;,希望对中国的翻译家做一个梳理,让读者晓得“中国翻译家;真正的水平是什么。我对重译经典特别稳重,老翻译家谨严的学风值得学习。比如梅益先生翻译的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,我可以说,现在市场上最棒的版本还是梅益先生的这个。为什么?因为他的文学功底、古文功底培养了他的翻译现在还无人可以替代。而且很多老一辈译者对钱素来不计较,我都不好心思说,他一直拿的都是我们的基本稿费。人文社有一批这样虔诚的翻译家,对他们的梳理也是对他们的一种致敬。

三是编辑的高质量。编纂的才能直接决议了出版物的品相和品德。好比我们出版过一套名有名译,始终畅销不衰,影响了几代人,这跟先辈编辑的尽力是分不开的。编辑的功底和目光十分重要。

7作为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常务理事,你如何对待人工智能对翻译工作的影响?

我现在的答复是,人工智能相对替换不了人来进行文学翻译。人工智能确切进步,但我看过一些它们的翻译,我觉得短时间内它们不可能取代人。举个例子吧,电视节目《2017年开学第一课》展现了一场人机大战,让一个意大利的机器人与一位小钢琴手PK弹钢琴,钢琴家郎朗一下就把他们辨别出来。因为人弹的时候带有情感,而机器人弹的时候则是层峦叠嶂。它确实弹得比人快、比人精准,但是缺少情绪。

我不否定人工智能在某些场所可以实现疾速翻译,但是对文学翻译,我还是持保存看法。(问:缓缓地人工智能会不会也能领有感情?)兴许吧。我不反对人工智能,我觉得这是一个趋势。其实我是一个特别乐于接受新技术的人,比如我在《诵读者》的图书中引入了AR技术,但即便我这么乐于接受新技巧,目前我也不能完整确定人工智能在文学翻译范畴的利用。

但无论如何,人工智能是历史的趋势,你不能挡着它。我们必定要擅长学习。

8在你策划的图书中,有没有比较失败的例子?

我比较荣幸,碰到的都是资深大社,目前谋划的几个书系应该都还算比较成功吧。我自己也比较勤于思考,所以还没有产生过什么惨痛的事件。

9你怎样看待碎片化的阅读?

生活节奏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,在不断地加快,“慢生活;成了大多数人的奢靡品。这是一种趋势,这也是我为什么想法把电视跟图书连在一起,希望大家能通过朗读爱上阅读的原因。生活节奏的改变、高科技的发展使得人获取知识的道路不仅仅只是书了,从网络、电视、全媒体都有可能获取。面对海量信息,碎片化的阅读同样是一种获取知识的方式。

毫无疑难,阅读对晋升人的素质起着特殊主要的作用,不论是碎片化的阅读,仍是静下心来的深度阅读,只有可能浏览就会有所播种。面对这个喧嚣的年代,面对被各种媒体把持的80后、90后、00后,出版人的义务不仅仅是出幅员书,还有任务引领民众爱上阅读,所以如果咱们能在图书中引入一点新科技,引发读者的兴致,或者也是一种胜利。从这个意思上说,出版人应当转变传统思路。

10工作之余,你有什么兴趣爱好?

说出来好像比较悲惨。我的爱好就是我工作的一局部——翻译,只是因为行政工作太忙常常只能忍痛割爱。不外只要有一丝闲暇我就会坐下来翻译点东西。前年我翻译了一本布克奖的入围图书,叫《色界》;去年我翻译了《波特传》,波特就是《比得兔》的作者,很励志的一本书。最近我发现《比得兔》的片子上映了,惋惜这本书还在排版,如果现在能出来就好了。

11 有一段时间你身材不是很好,你怎样看待工作与健康的关联?

其实工作和健康并不完全对峙,甚至可能相辅相成。我乐意把疾病理解为一个信号,提示我恰当调剂,也可理解为一种自我维护。身体不适了及时就医是必要的,工作也是必要的。医生开的是“物资药方;,工作给的是“精神药方;。因而,我一方面踊跃医治,另一方面努力工作。

我是一个工作狂,我关注到国度对中小学生研学的器重,所以从去年10月到现在,我做了一个具体的研学旅行项目计划。我在思考怎样对人文社的书进行整合,在中小学生研学上施展更大的作用。在工作中我能感到到特别多的快乐,我觉得快活就是健康。我在工作状况下就不会想到自己的病。

12生病之后你会稍稍放慢一些工作节奏吗?

没有吧,我的工作节奏似乎比以前更快了。引导对我说:“你这哪是工作,基本就是在玩命。; 是的,我是希望能把自己的性命玩得更出色。我是一个一谈工作眼睛就会放光的唯美主义者,刻意放慢节奏不会是我的选择。

13你平时工作这么忙,花在家人身上的时间多吗?

未几,这是我最遗憾的事件。我对孩子比较愧疚,我一直都把他交给我的父母亲带,我在他身上花的精力太少了。

14你斟酌过自己写一本书吗?

考虑过。因为我的经历很不个别,我儿子曾经陷溺于网吧,在教导他改正他的过程中,我萌生了写书的设法,生机我的故事能对别人起到一个警示作用。当时拟的书名是《懊悔无门》——现身说法,辅助家长们和孩子们不走这样的弯路。

我们这一代人,因为自己小时候吃过苦,就愿望自己的孩子尽量不刻苦。实在苦难是一种财产,是人人都必需阅历的,但是你让孩子跨过了这个进程,不让他经历苦难,他就错过了这人生的第一课。

15你怎样评估董卿?

在与她合作的过程中,我常常感慨:没有人能马马虎虎成功。我觉得董卿真不容易,她是一个唯美主义者,她在访谈朗读者时,有时为了十几分钟的节目内容,可能会采访好几个小时。她上节目之前会重复发掘,寻求完善。你想想,如果一个撰稿人好不轻易写的词,主持人不能很好地浮现出去,会多遗憾啊。而董卿是这样的主持人,只要给她写出很好的词,她都能很好地出现出来。

16每到新年,许多人会给自己订一个阅读目的,比方一周读一本书,一年读52本;可是到了年底,经常发明年初订下的目标很难实现。对阅读,你有什么倡议?

我的观点是树立、培育一个良好阅读的习惯比什么都重要。我家里有良多书,以前我也会给自己制定规划,然而常常做不到。我现在天天上床后阅读半小时以上,是那种不同于工作的依照自己兴趣的阅读。我并不刻意给自己划定一个数目。阅读须要宽松的环境,任务式的、压迫式的阅读后果未必好。当你爱上阅读,它就是一种习惯,一种生存方法,你会乐意为它留出时光和精神。

17 很多出版社都评出了去年的年度图书榜,668668bm开奖现场直播,你觉得根据榜单来读书靠谱吗?

不靠谱,这种榜单如果做得不好可能会是劳民伤财的。榜单由谁来决定?这就比如我们做抽样调研,如果采样不平均,得出的论断意义就不大。除了搞文学研讨的专业人士,还应该让那些搞全民阅读的人、出版人、各界人士都来介入。另外榜单太多的话,对读者来说是累赘。面对那么多榜单,我都很茫然。

182018年你有什么欲望?

我盼望今年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开启研学旅行这个项目,并通过这个名目对人文社的优质文学资源进行重组,以此来反哺传统出版。所谓研学旅行,就是在旅行中注入文明元素,对中小学生进行休会式跟探索式教养。这会是一个影响多少代人的打算,假如能把这件事做好,我作为出版人的价值也就实现了。

本版文/徐昕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sunmeiye.com 版权所有